【都市压力】师生静观 卸教与学重担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13
【都市压力】师生静观 卸教与学重担 增抗逆力——静观可改善焦虑、抑郁等问题,应用在教育界,或有助加强教师及学生的抗逆力,以正面态度面对压力。(DragonImages、[email protected],设计图片,相中模特儿与本版提及个案无关)【都市压力】师生静观 卸教与学重担 摆脱惯性——静静观察当下,以开放、接纳的态度面对此时此刻,才可摆脱惯性反应,让思虑清晰。(资料图片/设计图片) 【都市压力】师生静观 卸教与学重担 【都市压力】师生静观 卸教与学重担 prev next

香港学校的压力真的不小,学生的身心健康固然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议题,教师同样处于高压状态中,近年心理学家推崇的静观训练,是否也应用到教育界?

根据本地一份流行病学调查显示,16%的青少年有心理健康问题,有抑郁徵状的佔9%。2016年3月的学生自杀潮更震动全城,当时9天内发生了7宗个案,逼得教育局仓卒成立委员会应对。

12.8%教师患抑郁 高于一般人

学生固然身处高压之中,教师也好不了多少。2011年,一项大型的问卷调查《中小学教师工作量调查报告》,发现3000名受访教师中,六成教师每周工作超过60小时,八成觉得疲倦,五成曾考虑离职。另一项调查显示,在一般人口中,有焦虑症的约佔4.1%,抑郁症约8.3%;但在教师群体中,两者分别佔11.3%和12.8%,明显高于一般人口。

导致师生受压的因素很多。他们身处的教育生态环境是其中一个很大的压力来源,改善教育生态环境虽是刻不容缓,但亦是漫长而艰巨的工作。在此生态环境有待改善之际,教师和学生有需要装备好自己,加强抗逆力,以健康的身心面对挑战。

静观抗逆 改善痛症、焦虑、抑郁

近年来,心理学界很推崇静观(mindfulness)在对抗压力上的功用。静观源自宗教的默想传统,例如佛教的禅修或天主教的静修;但在过去30年,静观的宗教色彩淡化了,并广泛应用于医疗和辅导工作中,成果不俗。许多研究证实静观有效改善长期痛症、焦虑、抑郁等问题。

率先把静观引入医疗和辅导工作的先驱是微生物学博士卡巴金(Jon Kabat-Zinn)。他在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专门接收群医束手无策的痛症病人,教导他们修习静观,本来是药石无灵的病人,在修习静观后,不但疼痛得以纾缓,而且能以宽容正面的态度面对顽疾。

儘管静观已于医学上广泛应用,但在教育上的应用还处于起步阶段,教育工作者需要多下工夫。其实在香港这个高压的教育体制中,静观的修习更为重要。

专注当下 切断胡思乱想得到喘息

为什幺静观具有对抗逆境的治疗效果?要解答这个问题,便先要了解静观是什幺。根据卡巴金的定义,「静观是对此时此刻不加批判的觉察」,用中国人较容易明白的词彙来说,就是「活在当下」。当中牵涉两个部分:第一是对此时此刻的觉察;第二是以开放、接纳的态度面对此时此刻。焦虑和抑郁的人都无法活在当下,他们不是忧虑将来,就是悔恨过去,惶惶不可终日。静观透过具体而容易掌握的修习,例如觉察呼吸、静坐、瑜伽等,让修习者专注当下,从而切断过去和未来的胡思乱想,得到宁静的喘息机会。

当一个人能静静观察此时此刻,他就能退一步看清楚当时的经验,不会意气用事,做出惯性反应。所谓惯性反应就是我们恆常习惯的想法或行为,因为已经成为牢不可破的习惯,那些反应变得不假思索和自动化。例如听见别人批评自己,就立刻自惭形秽;遇到了些微挫折,就立刻信心尽失。要摆脱惯性反应的支配,重拾自主,我们就需要以开放、接纳的态度面对此时此刻。当安静下来以后,我们才可以「自主回应」,而不是「惯性反应」。这一点与中国儒家典籍《大学》的一句说话很脗合:「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」如果没有定、静、安,我们根本无法思虑清晰,做起事来就无法有所得。

  • 男人心事不轻弹?小心情绪爆煲
  • 若要心情好 先要吃得好
  • 不做「低头族」 智用smartphone免劳损
  • 使用按摩椅 注意力度仅痠痛即可
  • 要睡得香甜 查找压力源头
  • 过敏与压力恶性循环 病徵因人而异
  • 师生静观 卸教与学重担
  • 拒绝情绪摆布 远离「心理感冒」
  • 忽视神经衰弱 压力挥不去
  • 处理压力由小事做起